孔剑平最新演讲:从万物互联到万物互链

12月3日,「2019 CAN 万物互链·区块链与全球经济新格局」大会在杭州举行。会上,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发表题为《从万物互联到万物互链》的个人演讲。

孔剑平表示,过去300年我们经历了工业时代、蒸汽机与铁路时代、钢铁、电力与重工程时代,信息与通信时代,现在正处于新时代的转折点。在时代的迭代过程中,新的经济增长由技术推动,数字经济将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主动力。

他同时提到,区块链ASIC芯片全球无壁垒竞争,中国已经阶段性领跑,未来的计算形态包括云计算、超级节点、边缘计算。“长期来看,区块链混合计算(POP)会超越现在的房地产和数字资产,成为人类有史以来重要的资产类别。”

孔剑平相信,整个区块链领域会出现一批10万亿美金级别的公司:“万亿美金是互联网公司大的指标,未来的区块链公司一定会比互联网公司做得更大、更强。当然它是超级节点的存在,而不是这个网络的霸主。”

以下为孔剑平演讲全文:

世界正处在新时代的转折点

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从万物互联到万物互链》。我今天的演讲主要是为后面几位嘉宾抛砖引玉,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专家。

过去300年,我们经历了几个非常重要的时代。1800年以前,很多国家处于农业时代;1771年以前,很多国家进入工业时代,后来又经历了蒸汽机时代、电力时代、信息时代;现在我们处于新时代的转折点,世界正处于第五个长波的转折点。

大家看到很多公司成功、很多公司失败,但我们认为更多公司的成功是时代红利带来的,而不仅仅是公司多厉害。如果整个时代和行业不行,再厉害的公司也是没有用的。

我们现在看到GDP有所下滑,但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我们看到中央领导人对新技术、新经济的关注度很高,每一次经济的增长都由技术驱动。新的技术和新的科技革命都会带来新的增长,所以大家不用太担心明天会不会更差,明天肯定是更好的。

明天怎么会好呢?区块链是一个重要的机会。过去我们经历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个时代,这些大家都有所感触,我自己也非常有感触。

我在杭州有一个亲戚,小时候每年来一次杭州,最怕的事情就是等我长大以后怎么开车到亲戚家,因为我不认识路。但是现在我们打开高德地图,它会告诉你怎么去要到的地方,非常方便。

在高中的时候,我们下课就跑得非常快,跑去干嘛呢?去食堂那边打水泡面。但是现在泡面被外卖取代了。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开始用手机,进学校的第一件事是包一个2000条短信的月套餐,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现在给你发短信的要么是骚扰信息,要么是政府部门的信息或参会信息。如果现在谁还给你发短信,相信这个人是长期不跟你联系的。区块链会给大家带来更多想象到不到的无限空间。

数字经济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国家最高领导人近期的讲话也提到理论最前沿、创新制高点、产业新优势,概括为一句话就是:中国要在区块链领域拿第一。所以,我们认为整个数字经济会成为未来经济的主要增长动力之一,也就是说,未来经济的亮点可能也会在这里出现。

数字经济里面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数字资产,大家觉得数字资产是什么?我简单概括成一个,就是数据资产。我想问现场的大家一个问题,大家现在的数据资产在谁的手上?肯定不在大家自己手上,都在几个“爸爸”手上,比如杭州的阿里巴巴、深圳的腾讯,当然还有现在北京的头条,所以现在所有的资产都在“爸爸”们的手上。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我们相信,未来当更多的数据资产参与整个区块链网络的共享,以及各种交易的时候,可能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上,这样每个人自己的资产享受收益,或者是你愿不愿意给别人进行更好的隐私和保护。

另外一个是实物资产数字化。大家出国买一个东西或在国内买一个东西,交易起来还是很不便捷的。我想随着实物资产数字化,买一套房和一辆车不是去车管所办证,而是在互联网区块链上转移这一辆车的Token,在这上面转移一个房产证,这也是非常便捷的。这个场景会越来越大,但需要政府的监管配合。

还有一个是数字资产。数字资产如果从数字货币这一角度来说,我们简单地可以将它分成几类:

第一类是法定数字货币,就是相当于央行发的DC/EP,这是能够引起全球央行的热潮,中国央行也是非常前沿的。

第二类是跨主权数字货币,像Facebook的Libra。Libra发起了货币战争,我们几年前所讲的货币战争不是真正的货币战争,但Libra带来的是真正的货币战争,因为它会将弱主权国家的货币替代,同时全球十亿人口没有银行账户,但是只要有手机就可以实现全球的跨区域转账,所以Libra带来了货币战争,所以我们提前进行了布局。

第三类是超主权数字货币,未来的超主权数字货币是什么我们不知道,当下是比特币,因为它相对来说比别的数字货币诞生更早,有一定的行业地位。

所以,数字经济才是未来实实在在的实体经济。这就好比我们现在发一个信息,在过去看来不可思议,但未来数字经济是实体经济最重要的经济之一。

中国对区块链行业的政策就是支持技术创新、防范金融风险。也就是说,中国对技术创新一直很支持,包括区块链技术,但也非常重视防范金融风险。

从全球发展趋势来看,我概括为三个词——“合规、创新、落地”。美国SEC经常发罚单,一年罚40几亿美金。目前从全球来说,监管方面除了中国,美国是为数不多的有监管能力的国家之一,它可以用很好的法律体系监管现有的ICO发行,很多的监管措施、监管方式也值得中国借鉴和学习。

区块链会带来“货币战争、算力战争、可信信用”。货币战争是如Libra这样的数字货币会引起的货币战争,比特币这样的也会给传统货币带来冲击。还有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也会多多少少带来影响。

未来几年,在支付领域、货币领域会是人类最近这几十年历史上发生的最大变化。还有算力战争,为什么说是算力战争呢?因为现在的超主权数字货币比特币需要用矿机去计算,而矿机80%的成本基本上都是芯片成本,所以说最后算力的竞争,包括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最后都是计算能力的竞争,谁的计算强,谁的计算处理快,都对这个国家的影响非常大。

区块链挖矿推动了芯片技术研发

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区块链挖矿对于芯片技术的促进是非常大的,它可以不停地在最新的工艺上投入,而这种芯片技术对任何国家在任何其他领域的延伸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还有一个是可信应用,下午也会有很多做得非常优秀的公链来分享可信的应用。大家都知道区块链存证等领域,包括供应链金融等,政府的很多应用都已经开始做区块链应用了。

嘉楠科技很早就开始参与这一领域,核心团队从2011年开始参与区块链,那时候没有“区块链”这个词,区块链这个词是2014、2015年才正式提出并被公众认可的,所以2015年成立了中国区块链研究中心,也是在杭州揭牌。

2013年,嘉楠推出了全球第一个ASIC矿机,那时候有1000多个比特币矿机,当然所有的计算机加在一起算力也很小。我花接近30万的高价买第一台矿机,但是亏了。

2018年,嘉楠是第一个全球量产7nm芯片的公司,比华为的发布早了一个月,但是华为的芯片难度比我们更大。

2018年9月,嘉楠量产了全球第一个基于边缘计算的ASIC商用芯片,这在边缘计算领域也有很大的性能提升。

在区块链ASIC芯片领域,中国已经阶段性领跑全球。大家说是不是国外不屑于干呢?2015年我们就看到国外的公司做ASIC芯片,融到一亿多美金。那时候中国公司融几百万美金都很难,国外已经融了一亿多美金,但是结果发现国外研发出来的产品成本价不如我们的售价,所以国外的公司、欧洲的公司、美国的公司、以色列公司都纷纷退出这一领域的竞争。

挖矿在过去也是经过充分竞争的行业,比如说我们现在的A11矿机,在区块链比特币计算的领域,相当于4万多台苹果电脑的算力。在2012年以前,大家每个人的笔记本电脑都是能用来挖比特币的,为什么之后没有了,因为后面有英伟达的GPU挖比特币,然后又有ASCI这样的计算机挖比特币,大家的电脑就基本上计算不出来了。

“区块链领域会出现一批10万亿美金级别的公司”

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结合,整体上会诞生一个硅基文明,因为它们都是诞生在芯片的计算和硅的算力之上,这是整个文明的基础。

硅基文明的特点是什么?我们认为它会诞生价值智联网,我们现在看到的人工智能物联网,它有一个大的问题是必须结合区块链才能解决问题。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未来你们买的机器人很智能,你们最担心什么问题?很多朋友跟我讲,未来机器人会征服人类,腾讯也提出科技向善这一概念,有了区块链以后,机器人底层的代码和指令可以安全、透明和公开,我们可以知道买来的机器人是向善还是向恶,我们买来的机器人是否征服人类。

通过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结合,我们的机器人更好地服务人类,但是这仅仅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点。那更大的变化来自于哪里?现在我们说的是人与人的交互、人与物的交互,未来最大的变化是机器与机器的交互。所以说未来会有很多新的交互领域诞生,这都需要区块链底层去约束和规范。

当然很多人有一个疑问,嘉楠为什么既做区块链芯片又做人工智能芯片?其实我简单地解释一下,因为这里面有一个特点,对于先进工艺,对于低功耗、高算力,它其实有很大地方有可复用和可借鉴的设计成分。

嘉楠在这上面不是转型,而是两个不同细分领域的设计和应用。但是我们认为未来的计算会是云计算、超级节点和边缘计算,三者混合成为未来的计算形态,大家每个人的设备可能也有机会参与到区块链的共享计算领域。现在大家都讲云计算,因为大家都想要你的数据,所以未来是多种计算形态并存的状态。像我们嘉楠的芯片也会应用到智慧社区、智能医疗等各个领域。

长期来看,我们认为区块链混合计算(POP),包括ASCI计算和各种云计算、边缘计算和超级节点计算,会成为人类重要的资产,同时我们也相信整个区块链领域会出现一批10万亿美金级别的公司,万亿美金是互联网公司大的指标,未来的区块链公司一定会比互联网公司做得更大、更强,当然它是超级节点的存在,而不是这个网络的霸主。

区块链正在构建人类数字文明共同体,互联网大会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阿拉伯数字让大家的数字都归为统一,英语让全世界的语言都统一,那区块链可能让全世界,不管是哪个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超主权数字货币和跨主权数字货币都能在一张网络上实现全球的交互,它真正实现的是人类数字文明的共同体,不仅仅是数字货币,更多的是未来数据的交互和未来其他价值的交互,都会在这个网络上出现。

整个数字文明构建的硅基文明时代,一切算力都将来源于矿机,大家对“矿机”这个词不要有贬义的认知,所有能计算的设备都是矿机,矿机是硅基文明的基石,矿工也是硅基文明的奠基者。硅基文明是算力即权力,哪个国家的算力强,芯片能力强,数据都会有应用场景,只要你应用了,别人也能看到,所以最后可能就是谁的芯片强、算力强,哪个国家就能引领,哪个公司就能引领。

嘉楠希望是硅基计算时代的引领者,我们也正努力朝着这一方向做。

香港中本傳媒原创,作者:中本傳媒,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hkzbm.com/?p=28945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美国SEC任命网络部门新负责人,将继续诉讼Telegram等代币项目

下一篇

主流交易所支持闪电网络,这和普通用户有什么关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