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在未来可以取代美元吗?

随着中国央行预计将在今年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各国央行也纷纷考虑是否要效仿。由此,引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举措是否会取代美元的主导地位?
 
在George Lucas导演的《星球大战》中虚构了银河系的外缘地区,外星香料商人通过类似C3-PO的翻译机器人与长得像人类的“外星球人”进行交易,并就银河系商品的价格互相讨价还价。
 
与此同时,外星走私者、赏金猎人和银河系中更邪恶的元素在沉迷于Mos Eisley小酒馆里的各式各样的异国烈酒。Mark Hamill饰演的卢克·天行者想成为一位绝地武士,他与臭名昭著的走私者(Harrison Ford饰演)在世界通道上谈判。
 
这些谈判的共同之处在于基础价值单位,整个银河系的共同之处——银河信用标准。
 
在一个像《星球大战》里那样遥远的星系里,一种共同的货币——简称信用——就像一种力量把所有的生物都联结在一起,是把所有的星系贸易和商业都联结在一起的基本要素。
 
“信息是一种商品。它可以交易、出售和购买。最后,他们有多少信誉就能买到多少秘密。”——Darth Bane
 
然而不知为何,在我们银河系的一颗行星上,地球上已经有好几代人没有使用同一种货币了,但这不是因为人们没有尝试。
 

铸造更好的货币

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宣布计划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Libra,这种货币将以一篮子稳定的政府证券和其他货币为后盾。发行后的6个月里,全球市场对货币未来的讨论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虽然Libra的前景暗淡,但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在中国央行宣布发行DCEP的压力下,也开始考虑是否应该加入数字货币的行列。
 
一些分析师认为发行像Libra等私人数字货币和像中国数字人民币等由央行支持的数字货币,可能加剧美元的主导地位,与美元一较高下(不是双关语)。
 
即将卸任的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最近甚至建议像区块链技术这样的新技术可以成为“合成霸权货币”的组成部分——一篮子数字储备货币——即《星球大战》里的全球信用标准。
 
然而,如果要对构成“货币”的宪法进行一场革命,但至少在短期内,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带来的挑战,不太可能威胁到对美元的主导地位。
 

不屈不挠的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支付技术的进步降低了从现金支付转向数字支付的成本。
 
在低成本、用户友好型支付系统的推动下,中国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一个平台上提供多种无缝对接的服务。
 
但除了跨境数字支付以外,在降低货币间和跨境资金流动成本方面进展甚微,而且并非所有这些成本都能用金钱衡量。
 
人们对美元安全性和稳定性的普遍看法,使美元在战后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美元在贸易计价中具有强有力的自我强化作用,占美国在世界贸易和全球银行业中所占份额的五倍,这为美元创造了巨大的网络效应。
 
使用美元的人越多,美元对人们就越有用。
 
在这个意义上,它就像Facebook。你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要创建一个Facebook账户,但因为你所有的朋友都玩Facebook。而你不想错过他们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事情,所以你别无选择,只能注册。
 
这种强大的网络效应正是世界各地众多立法者和监管者如此反对Facebook发行Libra的原因。
 
随着新兴市场在全球经济活动中所占份额日益增加,目前已达到60%的市场份额,因此它们对美元也愈发依赖。
 
从非洲到亚洲等诸多新兴市场中,人们仍高度重视和接受美元。
 
对美元的需求并不是数字化后日元或欧元很快能改变的。
 
虽然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可能有助于减少支付摩擦,但它最终并没有解决数字货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所需的条件。
 

并非所有货币都相等

欧元诞生时,许多人希望它有一天能成为美元霸权的有力竞争者。
 
20年过去了,由于支撑欧元的经济体具有分散性、欧元区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差异,以及财政协调和风险分担不足,欧元一直举步维艰。
 
如今,欧元代表着一种理想的货币,它有望代表一个多元化的经济区域,但却没有充分发挥潜力。
 
欧元区长期稳定和团结的不确定性使得欧元不具备挑战美元的能力。
 
那人民币呢?
 
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取得了有限的成功。尽管中国政府采取了协调一致的政策,中国也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通过与30多家央行的双边互换协议提供流动性支持,但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中占比只有2%以上。
 
人民币的数字化可能无助于加快人民币在全球贸易中的使用,因为构成全球储备货币基础的不仅是技术,还有机构。
 
当政府、投资者、交易员和央行官员要选择数字货币跨境交易,他们可能会考虑与过去相同的因素——流动性,稳定性和可兑换性——还有一个额外的因素,即发行国家的技术优势。
 
因为涉及数字货币时,隐私和安全才是真正需要考虑的问题,交易对手无疑也必须考虑数字货币发行国是否有可靠的技术。
 
除了美国,很少有其他国家能够满足全球相关数字货币的所有标准。
 
美国是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全球领导者。作为全世界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扮演着全球警察的角色,这是自杜鲁门政府以来确立的角色,这意味着美元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它所印的棉花纸。
 
区块链技术本身并不会成为全球数字储备货币。
 

合成霸权货币

贸易和金融合约仍以单一货币美元,而非一篮子货币计价。
 
要让一种“合成霸权货币”发挥作用,它必须得到各个央行的支持。这些央行为“合成霸权货币”提供基础,以确保货币保持稳定性并降低人们可感知到的风险。
 
而且,如果以欧元的经验为依据,要支持一种多边“合成霸权货币”所需要的协调与合作对各方来说也极具挑战性。
 
考虑到一个真正的“全球霸权货币”将需要跨越广阔的地理区域,由国家利益、文化差异和时区分隔的有凝聚力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相应对,不难看出为什么世界离“银河标准信用”还很遥远。
 
因为全球需求往往与国内的货币政策目标相冲突,主要储备货币往往缺乏动力去参与创造这样一种全球“合成霸权货币”。
 
随着人们对全球化以及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兴起越来越失望,很难说世界是否正在进入另一个内省和去全球化的时代。
 
对全球化的多次尝试结果并不好,往往以全球冲突而告终。在过去的65年中,相对的全球和平与国际化依旧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例外,而不是常态。
 
这种和平与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国作为全球金融家和全球监督机构在全球协调中起到的作用,而现任美国政府似乎正在削弱美国的这一作用。
 
对美元构成最大威胁的是美国的孤立主义,而不是其它国家的数字货币。
 
美元或许永远不会因为另一种货币而失去主导地位,但如果美国决定背弃其他国家和地区,它将失去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中的地位。
 
欧元、日元、人民币甚至BTC,这些新兴货币本身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对美元发起严峻的挑战。
 
考虑到欧元、日元、人民币甚至BTC都具有抗衡美元的价值,是因为被衡量的事物不能大于用于衡量的事物,并且很明显美元效应不会很快消失。
 
但过去三年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的全球地位和外交政策的可靠性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
 
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里,历史学家们将对美国这段时间里进行大量研究,试图弄清特朗普政府是一个分水岭,还是美国在全球角色和领导地位的一个减速带而已。
 
世界如何看待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将对美元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中的角色产生深远影响。
 

修复

可以肯定的是,国际货币体系需要发挥作用。
 
即使在美国这样一个科技发达、金融发达的国家,在2017年仍有近7%的美国人没有银行账户。
 
在全球范围内,数以百万计的移民工人将款项汇回家乡时损失了多达14%的汇款额。
 
但是,由于全球汇款对穷人和无代表性人群的影响比对全球其他任何人口都大,因此,他们的汇款往往很容易被忽视或遗忘。
 
这并没有削弱这样一个事实,即世界需要更廉价、更快速的跨境支付——跨境汇款的结算对那些最不可能承担汇款成本的人来说仍然是停滞不前的,高昂的,也是令人望而却步的。
 
在这方面,BTC和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解决这个看似棘手问题的方案。
 
既然跨境交易如此严重地依赖于所谓的“可信第三方”,为什么不让技术平台成为缓解信任的平台呢?
 
虽然BTC和区块链技术还没有发挥出它们的潜力,但这并不是因为没有尝试。
 
区块链技术有可能为全球汇款带来快速收益,并改善金融包容性。
 
认识到区块链的潜在和风险,G20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已开始评估全球稳定币(如中国即将推出的数字人民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但技术本身并不是一种全球储备货币。
 
美元继续占据主导地位,主要是因为其强大的制度,而欧元则在欧元区的财政和货币架构下苦苦挣扎。
 
在缺乏更强有力的国内机构、透明度和市场自由化的情况下,全球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一直不温不火。
 
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很容易将BTC和区块链技术或其他数字货币吹捧为良方。
 
考虑到目前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和BTC的发展状况,设想中的货币和财政乌托邦仍将在未来出现。
 
说句公道话,BTC问世的时间并不长,只有10年多一点。这段时间足以建立自己的新生代码衍生机构,但远远短于美国近两个半世纪以来的建立。
 
BTC和区块链技术有一天可能会对美元发起一场挑战,但技术本身不足以将美元从目前的地位上拉下来。为此,我们需要在政治和技术上拥有更强大的机构。
 
迄今为止,BTC机构都是纯技术型机构,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它是否也会变成政治化的机构。
 
货币不仅仅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一种计量单位和一种交换媒介,它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意识形态和一套特定价值的表达和体现。
 
美元代表着民主和自由,即使是数字化人民币也无法合理应用这些价值。
 
因为赋予某物价值不仅看它所能买到什么东西,还有看它能代表什么东西。
 
在这方面,美元仍领先于其它所有货币。
来源:加密谷Live
作者:Patrick Tan  
翻译:Zoe Zhou   

香港中本傳媒原创,作者:中本傳媒,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hkzbm.com/?p=32915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融资报告:融资额超2619亿 区块链融资数量独占鳌头

下一篇

洗钱、栽赃、谋杀,马耳他变质的加密梦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