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觀點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经济与金融视角理解比特币的 7 篇经典论述。

撰文:黄共宇(Matt Huang),加密资产投资基金 Paradigm 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红杉资本前合伙人,字节跳动天使投资人

编译:詹涓

 

沉寂了几年之后,比特币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我们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比特币的开放怀疑论者》,帮助新一批投资者揭开比特币的神秘面纱。

许多投资者和机构问我们:我们还应该读些什么,好对比特币建立更明智的认识?这里有一些最受欢迎的文章。

 

文塞斯·卡萨雷斯 Wences Casares (2019 年 3 月)

文塞斯是比特币钱包公司 Xapo 的创始人,也是 Paypal 和 Libra 的董事。文塞斯很早就看到了比特币的潜力,被誉为「零号病人」,因为他让很多投资者(尤其是硅谷的投资人)认识了比特币。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在 2019 年,文塞斯终于在他的文章《比特币小额配置的理由》中谈到了他对比特币的见解:

比特币是一个迷人的实验,但它仍然只是一个实验。因此,它仍然有可能失败,有可能变得一钱不值。在我看来(主观),比特币失败的可能性至少是 20%。但经过 10 年不间断的良好运作,拥有 6,000 多万用户,每月新增 100 多万用户,每天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超过 10 亿美元,它有很大的成功机会。依我的(主观)意见,它成功的机会至少有 50%。如果比特币真的成功了,那么在 7 到 10 年内,1 个比特币的价值可能会超过 100 万美元。这是比特币目前价值的 250 倍(在撰写本文时,比特币的价格约为 4,000 美元)

文塞斯在阿根廷长大,眼看着家人三次失去了全部积蓄,在谈及自己的比特币之旅时,他也分享了痛苦的经历:

我在阿根廷的巴塔哥尼亚长大,我的父母都是牧羊场主。在我成长过程中,我目睹家人三次失去了他们的全部身家:第一次是因为货币大幅贬值,第二次是因为恶性通货膨胀,最后一次是因为政府没收了他们所有的银行存款。

每次眼看就能翻身的时候,一场新的、不同的经济风暴又会将我们打垮。我对这些事件的记忆不是经济或金融方面的,而是非常情绪化的。我记得我的父母为了钱而争吵,我记得我很害怕,我记得我们身边的每个人都很害怕,然后退回到如同动物般的绝望。我还记得当时我在想,为什么这些危机对穷人的打击总是最大,这也太不公平了。

有些人有足够的钱,可以弄到一些美元,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有些人有更多的钱,可以买房子或公寓,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还有些人钱更多,可以在国外拥有银行账户,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但是穷人却不能做这些事情,因此受到的打击最为深重。

当我看到互联网兴起时,我还年轻,充满理想主义,我真诚地认为互联网将使货币民主化,并永远改造货币。但自互联网诞生已经过去了 30 年,它解决了许多问题,但增加经济自由不是其中之一。

当我偶然遇到比特币的时候,我正打算放弃互联网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一开始我很不屑,但对它的了解越多,我就越好奇,在研究和使用比特币六个月后,我决定动用我的职业生涯、我的资本和我的声誉来帮助比特币成功

没有什么比能够告诉我的孙辈,我是帮助比特币成功的一个非常大的社区中的一员更让我感到自豪的了。因为比特币的成功,数十亿人现在可以安全地发送、接收和存储他们想要的任何形式的货币,就像他们可以发送或存储图片一样简单。正因为如此,发生在我的父母和无数其他人身上的事情,将永远不会再发生。

The case for a small allocation to Bitcoin, Mar 2019 

 

保罗·图德·琼斯 Paul Tudor Jones (2020 年 5 月)

保罗是过去 30 年最受推崇的宏观交易员之一,也是对冲基金图德投资公司 (Tudor Investment Corporation) 的创始人。在他 2020 年 5 月致投资者的信中,他预测将出现巨大的货币通胀,并披露了一笔比特币投资:

(巨大的货币通胀)促使我在两年半内首次重新审视比特币作为一种可投资资产的地位。它属于价值存储的范畴,并且在本质上具有半交易性质,这增加了它的价值。比特币交易平均需要 60 分钟左右完成,这使得它「接近货币」。它必须与金融资产、黄金和法定货币等其他价值存储手段,以及艺术品、贵宝石和土地等流动性较差的手段竞争。每个投资者面临的问题是:「10 年后的赢家是谁?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说到底,最好的利润最大化策略就是拥有最快的马。只需拥有表现最好的那匹马就行了,千万不要被知识分子的那一面所束缚,因为如果你认为自己比市场更聪明,可能到头来会在业绩尘埃里哭泣。如果非要我预测,我打赌这匹快马将是比特币。

BVI Letter – The Great Monetary Inflation, May 2020

 

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2014 年 1 月)

马克·安德森是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联合创始人,也是网景公司(Netscape) 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对互联网的崛起起到了关键作用。2014 年,马克在《纽约时报》 (New York Times) 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比特币为何重要 (Why Bitcoin Matters) ,当中写道:

一种神秘的新技术开始崭露头角,它看似不知从何而来,但实际上是研究人员近 20 年来默默耕耘,深入研究和开发的结果。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政治理想主义者把解放和革命的愿景投射到它上面;建制派精英对它嗤之以鼻。

另一方面,技术专家——书呆子们——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他们在其中看到了巨大的潜力,拿出晚上和周末的时间用于将其完善。

最后,主流产品、公司和行业开始将它商业化;它的影响开始日趋深远;然后,很多人开始疑惑: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没有显示出与众不同的能量?

我说的是哪些技术?1975 年的个人电脑,1993 年的互联网,以及——我相信——2014 年的比特币

Why Bitcoin Matters, Jan 2014

 

比尔·米勒 Bill Miller (2015 年 9 月,2017 年 11 月)

比尔是 Miller Value Partners 的创始人,美盛资本管理公司 (Legg Mason Capital Management) 前投资组合经理、著名价值投资者。2015 年,比尔从价值投资者的角度写了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

价值投资的程式化观点通常会提到低会计倍数,但在我们希望以远低于其内在价值的价格进行交易的资产时,我们试图对「价值」进行更广泛的定义。我们的方法是一种概率方法,这意味着我们试图思考未来可能影响资产价值的各种可能状态。然后,我们确定一个资产在少数几个有代表性的情况下可能的价值,将每个场景的价值乘以我们认为可能发生的概率,并将这些值相加,得到「价值的集中趋势」。我们对比特币的思考过程是我们概率价值方法的一个代表性例子,尽管这种资产可能不会引起更传统价值投资者的注意。因此,我们将首先简要介绍比特币,然后讨论估值框架。

A Value Investor’s Case for… Bitcoin?!, Sep 2015

  • https://millervalue.com/a-value-investors-case-for-bitcoin/

2017 年,比特币创下了历史新高,引发了许多人的质疑。比尔很好地捕捉到了这种怀疑,并提出了他的回应:

最近,一些世界上最优秀、最老练的投资者、金融高管和学者对我们在一些客户账户上持有的一项投资——比特币——发表了不同寻常的看法。杰米·戴蒙 (Jamie Dimon)、雷·戴利奥 (Ray Dalio)、霍华德·马克斯 (Howard Marks)、拉里·芬克 (Larry Fink)、鲍勃·希勒 (Bob Shiller) 和保罗·克鲁格曼 (Paul Krugman) 都对比特币发表过评论。戴蒙称其为「欺诈」,而拥有它的人则是「愚蠢」;戴利奥称其为「泡沫」;马克斯称之为「毫无根据的狂热」;芬克称其价格是「洗钱指数」;克鲁格曼此前曾宣称它是「邪恶的」。在 2014 年接受 CNBC 采访时,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 建议投资者远离它,称其为「海市蜃楼」。他说,认为它有「巨大内在价值」的想法「在我看来只是个笑话」。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总的来说,我认为对比特币的强烈负面看法属于「新事物,旧思维」的范畴。每当我们遇到以前没见过的东西,我们就会把它与我们以前见过的或我们自认为能理解的东西相提并论,从而试图理解它。我们通过类比进行推理,或者使用似乎合适的隐喻。有时这种办法能奏效,有时则不然。随着我们获得更多的理解和经验,我们的思维(有望)变得更好、更准确。

Certitude is not the test of certainty. We have been cocksure of many things that were not so. – Oliver Wendell Holmes, Nov 2017

 

默里·斯塔尔 Murray Stahl (2017 年 10 月)

默里是 Horizon Kinetics 公司的创始人,这是一家以价值为导向的投资顾问公司。2017 年默里写到,「加密货币的潜力可以防止购买力的长期侵蚀」

学术界和主流投资行业不接受加密货币合法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现代投资组合理论将风险定义为价格波动。加密货币的波动性甚至比最不稳定的股票类别还要大得多。然而,在历史上,而不是日复一日或年复一年的背景下,最大的投资主题从来都不是控制波动性。这个主题向来跟保留购买力有关,换句话说,是防止购买力被削弱——政府无休止地贬低货币价值与公民努力抵制贬值的较量。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为了便于理解,这里仅举两个例子来说明在政府货币政策的漫长历史中,无论是在近期还是远古,其目的都为了使本国货币贬值。在任何一个储蓄者的一生中,这都是毁灭性的。

  • 罗马帝国将其货币贬值了 2,000 年。举个例子,从公元前 180 年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Marcus Aurelius) 统治结束到高连努斯 (Gallienus) 皇帝开始统治的 73 年中,银币含银量从 75% 贬值到只有 5%,到了那时候,银子只在表面镀了薄薄一层,会被磨损掉。这就是 93% 的贬值率,每年折旧约为 3.6%。
  • 按照 73 年的时间框架,从 1943 年到 2016 年,基于略高于 3.6% 的年化通胀率,美元同样失去了 93% 的购买力。不过,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公民可以从银行存款或美国国债中获得相当的收益,这样就可以维持购买力。但在过去十年里,情况并非如此,因为短期利率一直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如今,持有货币确实会带来负回报

Horizon Kinetics – Q3 2017 Commentary, Oct 2017

 

约翰·普费弗 John Pfeffer (2017 年 12 月)

约翰是一名创业家和投资者,他曾是 KKR 的合伙人,供职时间超过 10 年。2017 年,约翰写了一篇文章,谈到(机构)投资者对加密资产的看法:

区块链技术有可能颠覆许多行业,并创造巨大的经济盈余。公共区块链协议的开源性质,再加上打破垄断效应的内在机制,意味着绝大多数的经济盈余将归用户所有。虽然几百亿乃至几千亿美元的价值可能归属于这些协议背后的加密资产,因此也属于投资者,但潜在价值将散布在许多不同的协议中,并且就当前估值而言,在考虑内在风险的情况下,一般不足以为长期投资者提供有吸引力的回报。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一个关键的特例是,某一种加密资产有可能成为占主导地位的、非主权货币的价值储存手段,价值可能高达数万亿美元。虽然存在风险,但对于当前用例的领先者(比特币)而言,其潜在价值和盈利可能性足够高,众多投资者将一小部分资产转换成比特币并做长期投资因此是合理的决策。

A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Take on Cryptoassets, Dec 2017

约翰还在 2018 年 Sohn 投资大会上发表了他的比特币投资论文。

 

维贾伊·博亚帕提 Vijay Boyapati (2018 年 3 月)

维贾伊·博亚帕提是谷歌的早期工程师,他在 2018 年 3 月撰写了《看涨比特币的理由》一文。维贾伊自称是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拥趸,他在自己的文章中融入了比特币社区中常见的意识形态。尽管这种意识形态可能对每个投资者都有吸引力,也可能没有,但维贾伊对比特币及其作为一种新的货币资产的潜力提供了一个犀利而全面的概述。

机构投资者不可不读的7篇比特币经典

下面是一段关于货币阶段性演变的摘录:

现代货币经济学痴迷于货币的交换媒介作用。在 20 世纪,各国垄断了货币的发行,并不断削弱其作为价值存储手段的用途,造成了一种错误的信念,即货币主要被定义为交换媒介。许多人批评比特币不宜用作货币,因为它的价格波动太大,不适合作为交换媒介。然而,这是本末倒置的。货币总是分阶段演化,而价值存储的作用要先于交换媒介的作用。

边际主义经济学之父之一威廉·斯坦利·杰文斯 (William Stanley Jevons) 解释道:

从历史上看……黄金首先作为一种商品,具有装饰作用;其次,作为储藏的财富;第三,作为交换媒介;最后,作为价值的衡量标准。

用现代术语来说,货币的演化总是遵循以下四个阶段:收藏、价值储存、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

The Bullish Case for Bitcoin, Mar 2018

  • 中文翻译: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750025650813.htm

原创文章,作者:中本傳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hkzbm.com/?p=3549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聯絡我們

戰略投資、商務合作及發佈文章、快訊等廣告合作請聯繫我們。

微信:pkjimy (Annie)

微信:btcnet(Jade)

郵箱:zb@hkzbm.com

工作時間:週一至週日,9:30-22:30